1)第791章 集体抓捕_国民法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庞继东花了不少时间,充分了解案情之后,才到医院里,开始审讯牛耳。

  牛耳此时两条腿都给打上了石膏,调在病床上,整个人无比颓废的看着天花板,像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庞继东开了执法仪,首先开始自我介绍:“我们是洛晋市刑警支队的民警……现依法对你进行讯问……”

  庞继东又给牛耳展示了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,并签字,接着问他姓名、身份证号、年龄、性别——在早些年的小说里,当警察问到这里的时候,总会有人忍不住怼一句:你自己不会看啊!

  如今再看,欧美都100多种性别了,国内就算版本没更新,但有先见之明的问一句,有错吗?

  牛耳全程都表现出心灰意冷的样子,一副我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,有问就答,但都简短无力。

  庞继东不理那么多,就按部就班的问问题。

  有些警察搞审讯是走技术流的,就是会一些复杂的心理战术,懂得分析嫌疑人的内心世界等等,跟庖丁解牛似的,往往一个人看着轻轻松松的就将犯罪嫌疑人给拆成件了,什么心酸的秘密都给拿出来挂起来了。

  庞继东是资料流的,就是不停的围绕某些关键点来问问题,经常预设自己已知的问题,然后详细的询问,不断的戳破嫌疑人的谎言,迫使其老实交代。这种方式要形容的话,更像是电锯流,就咔咔的往下宰,切不开是我不够硬,不怪你不配合。

  这种情况下,嫌疑人要么是别说话的,国内还不允许,否则,就看你储备的资料信息够不够用了。

  警察比犯罪嫌疑人来说,双方的信息其实是不对等的。犯罪嫌疑人固然知道一些警察不知道的东西,但他并不确信警察究竟知道还是不知道。

  尤其是在现在有各种电子设备的情况下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等等细节,往往都可以从侧面获知。这就让编谎变的非常困难。

  比较好的一种编谎思路是只在关键的一个问题上作假,比九真一假还真的那种。但是,任何一个问题,其实都可以分解成无数个小问题,一旦警察开始分解问题,编谎就变的艰难起来。

  就好像“人是不是你杀的”这个问题上,已经有了流程化的分解“你怎么杀的?”

  指认现场更不是简简单单的指一下就行了,经常会要犯罪嫌疑人重新做一遍杀人或弃尸时的操作。

  如果是编造的,那要圆上这个谎,就需要符合法医的判断。

  大部分杀人犯都倒在这一步上了。

  牛耳遇到的问题更多,他在吸毒的问题上,就已经编不下去了。

  庞继东淡定的道:“你想好了,你多次运输、贩卖毒品,殴打他人,如果没有任何立功情节,还有一个不如实交代的加重情节,死立指日可待。”

  牛耳的身体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。

  许多人

  请收藏:https://m.ipcem.net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